拾茶priority

冰上的尤里  #勇利生贺#
隔了一天才写完的我对不起勇利小天使_(:з」∠)_……
但还要说(昨天)小天使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
有点半私设时间轴,没有完全按动漫里的时间线走x
真心文笔渣_(:з」∠)_
以及茶桑不愿意开车ww
不麻烦的话来看一下...?x一发完x
果然过了一天就没人了x
图源网侵删x

  俄罗斯的雪,还是显得格外的冷。天是雾蒙蒙的灰,愈是要下一场令人推不开门的大雪,愈是推得更久。勇利背着常用的黑色背包,搓搓手,又不时用嘴哈着气,小跑着穿过大街小巷。

  “呼...呼哈....”大口地喘着气,下一战自由滑曲目的旋律在耳边一遍遍循环着,熟悉的曲调令勇利安心。脑中浮现出青少组的维克多在场上滑着动人的舞蹈,干脆利落的后外点冰跳伴着悠长而又神圣的身体的缠绵,显得格外柔美又充满诱惑。

  从回忆中苏醒,自己本就不可能身在俄罗斯。老老实实蹲在家乡的滑冰小镇上,日复一日地慢跑,训练,滑着他最爱的花样滑冰。勇利的脚步停了下来,慢慢睁开眼,向不远处的冰场走去。

  维克多不在他身边。

  一周前俄罗斯那边据说是当时维克多的主教练以十分严肃的语气叫他回去,迫不得已的维克多只得服从。当时的他没说要去多久,自己也满口说着没关系没关系还是把事情处理好再回日本。就算维克多现在还有在SNS上和勇利联系,勇利却感觉和平常有些不太一样,好像有什么在心里堵着难受。

  练习,练习!对,平常自己不是紧张或者不安时只要练习就能缓解过来了,今天肯定也没问题的...吧。勇利系好冰鞋的鞋带,望着尖锐的冰刀发呆,冰刀上反射出勇利有些迷茫的眼神。自己这是...怎么了?

  沿着冰场漫无目的地滑了几圈之后,勇利开始播放他自由滑的音乐 随着旋律开始舞蹈。旋转,滑行,跳跃……“啊疼疼疼...”勇利第一勾手跳时冰刀向外倾斜角度过大导致他整个人飞装上了旁边的围栏...立刻爬起来继续滑行,却连他最熟悉的冰也跟他作对似的不顺,使他滑的磕磕绊绊。

  作为一个花滑选手这样还能继续练下去么……勇利叹了口气,习惯地看向冰场的某个角落——今天他也不在。勇利眼神黯了黯,关掉了手中的音乐播放器。

  诺大的冰场一下子空荡起来了,已经下班了的场子中除了勇利空无一人。勇利站在冰场正中央,这时寂静显得格外明显,那分明是一种快要令人窒息的感觉。
  不对劲,肯定...少了点什么。勇利看着旁边座椅上放着的漆黑色的演出服,安慰着自己维克多马上就要回来了。心里却空荡荡的,他不愿意,让那个人缺席,哪怕只是一次次小小的日常训练,他也希望维克多能在他身旁。每次维克多回俄罗斯的时候,他总是怕维克多就这么呆在尤里奥那里,不会再回来了。

  想什么呢...勇利慌张的摇了摇头,即使没有任何人在身边。他摆好了当时维克多比赛时的姿势,轻轻开始滑行。这次 冰没有再与他作对,让他顺利地完成了舞蹈。要是这时有人看见了的话,一定会沉醉于勇利那曼妙而又紧抓人眼球的炽热。只是,一曲终了,没有喝彩的人。
  勇利苦笑了下,果然没有了维克多 连那恼人的记者也廖无声息,平常训练时叽叽喳喳吵成一片的声音现在也完全消失了。安静的有些令他不习惯。

  今天就这样吧,心情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转。勇利安慰着自己,却也叹了口气,收起冰鞋向家走去。
  “我回来了。”勇利拉开家里的推拉门,“勇利生日快乐!”“勇利生日快乐啊!”“勇利生快生快!”寂静的小屋一下子变得热闹非凡。“大家...”勇利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勇利今天你生日,忘了吗你?”美奈子拉着勇利走进来,小镇上能来的人都来了,家里贴着他的海报,还有巨大的横幅上写着“祝勇利24岁生日快乐”的字样。
  滑冰三姐妹围在电视前看花滑比赛,小优跟他打着招呼,勇利妈妈则端着他的超大号的炸猪排饭和还未切的蛋糕笑眯眯地等着勇利入座。

  蛋糕上是他和维克多的图案。“啊这个蛋糕是维克多拜托我做的哦说是在你生日的时候回不来...呐呐勇利,维克多可是超帅的啊....”勇利笑着看着美奈子老师犯着花痴,却还是为维克多再他生日时回不来感到有些伤心。至少,维克多记得自己的生日了嘛...还有这么多小镇上的人们,自己可不能让他们不开心地回去啊。勇利想了想,笑着抬起头来。“我开动了!”

  “呼....”送走了最后一位镇上人们,勇利有些劳累地泡在温泉里。热闹的人声过去,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即使外面有妈妈在工作 那种孤独感却还是怎么都赶不走。勇利头上顶着毛巾,脸泡的通红,意识正模糊着眼前再次浮现出那个人的脸庞。果然,还是因为没有见到他吧...氤氲的水雾在身旁晕开,勇利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堕入这股温泉和那莫名的情愫之中了。

  泡完澡,勇利裹着浴衣向卧室走去。水珠顺着他脖颈流进深V的浴衣领,小腿的肌肉随着勇利的脚步一张一缩,不知道有多么的...性感。

  “刷——”刚拉开房门,灯却一下子都熄灭了。正当勇利惊慌的不知所措时,背后一个重重的怀抱环绕住了他。(勇利事后评价说,那简直就像一只人型泰迪扑在了他身上。)“勇利,生日快乐。”眼前仿佛有电流流过,眼眶在收到拥抱时已经湿润了,朝思暮想的人现在正紧紧拥着他。突如其来的幸福令勇利哽咽着,喜极而泣。
  “维...维克多?”勇利声音颤抖着,急于去确定眼前这副幸福的场景是不是真实的。“嗯,勇利。我回来了。”回应他的只有一个拥抱和勇利的泣不成声。所有的孤独,寂寞,缺少的东西勇利都知道是什么了,他也都,找回来了。这几天所有的委屈都伴着欣喜从眼泪中发泄出来。
  “勇...勇利?”维克多显然吓了一大跳“以为我真的没有回来吗..别..别哭啊...”维克多看着同样的趴在自己身上的人型犬,任由他的鼻涕眼泪蹭在自己身上,宠溺地笑着抚摸勇利毛茸茸的柔软的短发。
 
“勇利你再往我身上蹭,我可就忍不住了哦?真是的,好不容忍了一星期的。”【笑】

短fin

求kkkkkkkkkkkkk!!!!!!!
一个不安静的语C群群宣
hey朋友你想搞事情吗?
想搞大新闻吗?
想看异色们炸了整个会场吗?
想看MPC大老爷点艹人吗?
快加群啊!
各位APH厨MUNer们搞大新闻的地方☆其实就是线上模联(❁´◡`❁)*✲゚*
议题各位定,还可以搞各种奇奇怪怪的小动议x
欢迎萌新加入有教程哒☆
至少这里的一只Oliver可以带你www
前台模联后台随便水随便聊还可以上皮C
模联很简单有人带着你而且可以炸会场不觉得很好玩吗【笑】
人比较少所以群里挺冷的...不用怕混不熟冷场因为大家都很天使尤其是主席团x
这里是被冷场过来的所以绝不会无视你什么的啊
【想念那只马蒂...】
不禁白禁苏禁玻璃心公主病
诚招多椅子式镇场子主席!!
门牌号:158179997
APH一起来搞大新闻,欢迎你的加入!!!
【期待着】
禁:
玻璃心公主病但不禁白啊啊啊啊啊啊啊!!!!
萌新过来老司机带你[em]e400824[/em]
前台禁图禁黄豆禁大量水但后台无所谓啊[em]e400832[/em]
没有审核大家来了就是小天使(❁´◡`❁)*✲゚*
关于皮:
这里抱歉不可以重皮,但开时代开女体异色,列表20人所以皮多的是啊
啊再加一只思密达(❁´◡`❁)*✲゚*
(因为模联的特殊性所以这里婉拒普爷湾湾阿香小澳....)(伊利亚和伊莲娜的话尝试露熊和安娜怎么样(❁´◡`❁)*✲゚*)
求kkkkkkkkk!!!!!

#第十一年#
八月的天,还是那么燥热。
蝉的鸣声从远处传来,一声接着一声歌唱着它最后的歌曲。
天使湛蓝色的,地面被烤得滚烫,远处的风景早已令视线模糊。
你不顾高温酷暑,拉上连帽衫墨蓝色的帽子,混入人群中。
玩着眼前的高山,你破天荒的没有掏出智能手机,而是拿出了老式翻盖手机拍下眼前的风景。
印象中的山顶,是雪一般纯白却寒冷的颜色。
你轻轻的笑了,心想和想像的光景差不多。抬起手遮住刺眼的阳光,跟着拥挤不堪的人流缓缓向上攀登。
你突然发现今天的长白山,没有刀具管辖的标示。
第十一年,过得怎么样?即使早已不在这里,你却依然固执的想要踏遍曾经的足迹。
再次翻开手机的盖子,屏幕上明晃晃的显示却定了你的心神。
----8月17日。

昨天赤司的生贺(☆_☆),在贴吧上也放了,但是人太少(-_-)...自己文渣一只...
一直很喜欢赤黛,但也就撸过两篇..
超短篇,人物有ooc,慎。
就是赤司生日,黛仙贝看到赤司土豪什么的认为自己配不上赤司blabla...
昨天晚上放到贴吧,今天过来放lofter,虽然晚了一天,但还是迟来的赤司生贺!
那么,祝大家食用愉快!











赤黛#赤司12.20生贺#


“千寻,今天训练结束后和我一起去参加聚会。”部活室里赤司撇了一眼在场的洛山四人,只叫上了黛。


“今天还有事...不去。”面瘫着脸。但黛也清楚,今天是什么日子。再没有眼力架的人都能从洛山女生们诡异的行动和萌动的春心看出。小少爷也太耀眼了吧。黛在心里默默吐槽着,翻过一页轻小说。


“千寻要是不来的话,知道后果是怎样的吧。”赤司“笑了笑”,抄起衣服离开了部活室。只留下三个被闪瞎的单身狗和一脸黑线的黛。


然而训练结束后黛则是快速冲出校园,溜进旁边的一家便利店中。藏了好长时间的黛本以为赤司放过了自己就随手拿了一个稠鱼烧准备混过收银员。


而正当黛正打算回家继续看轻小说时,眼前的黑色轿车停在他面前。车窗缓缓摇下,赤司浅笑着看着黛。


“上来。”黛咽了咽口水,乖乖爬上了赤司的车,企图逃过一劫。


“千寻,结束训练后去哪里了?”和善的眼神。


“我...”黛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稠鱼烧,“我去买生日礼物了。”说罢不要脸地把稠鱼烧递给赤司。


“哦?赤司瞄了一眼稠鱼烧说道,“那还真是符合千寻的作风啊。”赤司并没有想要接下的意思,眼神中带着轻笑。


黛悻悻地收回手,在心中祈祷着小少爷不会再怪罪。同时也默默地承受着赤司的目光。


终于到达赤司的宅邸时,黛似乎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土豪”。别墅连成一片,院子几近看不到边,喷泉与雕塑也摆在合适的位置。黛反复确定了好几遍自己真的不是在读小说。


两人走近宅邸,就有仆人为两人开门。而刚刚进门,黛就再一次被两旁候着的仆人数量惊呆了。


“少爷。”最前面的管家微微点头,而他身后的则是齐刷刷的90*鞠躬。管家看向黛,“少爷,这位是?”赤司脱下外套,换上仆人们准备好的西装。“哦,少夫人。”


“啥..赤司!”黛傻眼了。“走了,千寻。”赤司转过身向府里走去。“哎...等一下啊赤司!”


两人走进大厅,就看见奇迹们陆续到了。嗯,不过都是成对的而已。黛在心中默默辨认着。影子君身后跟着的一定是那个笨蛋火神,那根胡萝卜(米那桑知道是谁就好( ´ ▽ ` )ノ)正嫌弃着的是高尾君?上次交过手的海常的王牌身边的应该是他们的队长吧...黛在心中过了一遍人名单后也顺口应了声赤司的“需要去应酬一下所以千寻先自己好好玩。”的话。心里也没怎么在意。


夜幕降临,豪华的聚会已快达到高潮,明知自己不会喝酒的黛顺手拿了杯红酒,走到窗边扶着栏杆望着夜空。用自己的能力不被人发现,有时候也还是不错的样子。


星星在漆黑的空中闪烁,黛刚想吹吹风才发现12月时天气已经很冷了。话说回来自己现在身上的名贵西服也是赤司买的。黛抿着红酒,不由自主地在大堂中寻找着赤司。一身正装的他在女人堆里挂着商业似的笑容,黛不知为何有点恼怒,又摇了摇制止这种愚蠢的心情。


这就是所谓的应酬吗?黛心想着。刚想上前缺有停下了脚步。如果离开了赤司自己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来这种地方吧。虽然并不想来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不属于这个圈子。


镀金的扶栏,灯红酒绿的人群,周围不是一流的名媛就是大家闺秀。这里没有了赤司,好陌生。


身边的红酒杯越来越多,脸上也渐渐浮现出潮红。目光不知不觉间早已紧盯着赤司,变得炽热的目光还加杂着一丝浮躁。早已发现自己恋人异样的赤司缺迫不得已抽不开身过去。


几近喝醉的黛迷迷糊糊的走进休息室,途中与赤司擦身而过都没有注意到。聚会的气氛越来越浓,休息室里仅有黛一人独自靠在墙边。早就说了不来就好了...黛心想。整个府邸的金碧辉煌伴着不时传来的华尔兹,黛有些失神。


赤司啊,不知是多少人仰慕的存在呢,果然自己还是...黛单手抚上双眼,酒精的麻痹再一次向大脑发出警告。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自己似乎从以前的随随便便到现在已经完全离不开他了。黛听着外面烟火炸开的声音,幻想着烟花绚烂的美好,不敢睁眼,害怕这一切都是幻觉然后离自己远去。自己果然还是配不上他的吧…但还是希望远远的留在他身边。就算只是远远地看着,也要抓住可笑而荒唐的现在的自己还真是自私啊。黛苦笑着,希望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可千万别被那小少爷看到才好。


而独自一人痛苦着的黛显然没有发现把这一切全部收入眼底的赤司。


赤司好不容易挤出人群的包围,快步走入休息室中。刚推开门就看到被他吓着了的黛前辈。黛揉了揉眼睛,“赤..赤司?”


门外传来小步舞曲的旋律,赤司“咔嗒”一下锁上门,伸出手邀请着黛,“千寻愿意跟我跳支舞吗?”话音未落就擅自揽过黛的腰,在不怎么宽敞的休息室中兜起了圈子。


黛因为酒精作用而浑身使不上力气,想挣脱有挣脱不了。一曲终了,更是两腿发软险些倒在赤司怀中。


而下一秒,嘴唇被紧贴上,口中的异物撬开牙齿如猛兽般袭击着。黛猛地睁开眼睛,酒也醒了大半。黛半回应着那个吻,使赤司更加放肆,直到黛快窒息了才停手。


黛擦了擦嘴角的银丝,小少爷还真是爱玩啊这么在心里吐槽着。“这里的一切都是千寻的,只要千寻说不要什么都可以扔掉。而在这个位置的少夫人,也只能有千寻一个人。”对上赤司的双瞳,黛有些吃惊,他从没想过赤司会给自己许下这样的承诺。


“嗯...知道了,征...十郎。”黛犹豫了下,还是决定仅此一次地用名字称呼赤司。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被礼花声淹没。“你说什么,千寻?”赤司眼中透露着笑意。


黛扭过头去,面瘫着的脸上闪过红晕。“我说啊...赤司,生日快乐。”这应该就是黛前辈最大的坦诚了。


------------------End ------------------